跳到内容

得奖

2023-2025

Ishmail Abdus-Saboor,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Biological Sciences and the Zuckerman Mind Brain Behavior Institute,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NY

Skin-Brain Axis for Rewarding Touch Behaviors

Social touch is a key stimulus that is foundational to human experiences ranging from nurturing others and building social bonds to sexual receptivity. Working with a mouse model and optogenetics, Abdus-Saboor’s previous research has shown that there are direct connections between skin neural cells and the brain, and that dedicated cells are specifically tuned to certain touch cues. These cells are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to elicit specific physical responses.

In his new research, Abdus-Saboor and his team aim to define how neurons in the skin trigger unique positive signals in the brain, and how the brain receives and processes those signals as rewarding, as well as identifying touch neurons that are required in different touch scenarios (nurturing pups vs. grooming or play). A third aim will seek to identify what sensor on these cells identifies touch. The research will reveal more about the skin-brain connection, with potential applications for researchers studying social disorders.

Yasmine El-Shamayleh,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Neuroscience & Zuckerman Mind Brain Behavior Institute,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City, NY

Cortical Circuits for Perceiving Visual Form

In primates, roughly 30% of the cerebral cortex is dedicated to processing visual information. Using new techniques, Dr. El-Shamayleh is working toward developing a detailed mechanistic understanding of how the brain detects and recognizes the objects we see. Focusing on cortical area V4, El-Shamayleh’s research is revealing how various types of neurons in this brain region support our ability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visual objects.

Cortical area V4 is highly attuned to the shape of objects in the world. Building on these key insights and using novel applications of viral vector-based optogenetics, El-Shamayleh is recording and manipulating the activity of specific groups of V4 neurons with unprecedented precision. This research is identifying how various types of neurons in cortical area V4 interact to process an object’s shape and will unlock details about how primate brains process visual information. The technical innovations established in this research will also facilitate future mechanistic studies of primate brain function and behaviors.

Vikram Gadagkar,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Neuroscience & Zuckerman Mind Brain Behavior Institute,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City, NY

Neural Mechanisms of Courtship and Monogamy

While there has been significant research into how animals learn and perform behaviors, less attention has been paid to how one animal evaluates the performance of another during social interactions. In songbirds, most research has looked at what happens in the brains of males performing a song to attract a mate, but not what occurs in the female bird’s brain as she listens to male song.

Dr. Gadagkar’s work will look at a part of the brain called HVC, a sensorimotor nucleus known to be active in males to keep time as they learn and perform their song. For the first time, he and his lab are recording what happens in female HVC as she listens and evaluates male song. Second, Dr. Gadagkar will examine how females make their evaluation, and what neurons do when errors are detected. Finally, the research will look at the dopamine system to see how the brain shows a preference for the most attractive performance.

Hidehiko Inagaki, Ph.D., Max Planck Florida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 Jupiter, FL

Synaptic Mechanisms and Network Dynamics Underlying Motor Learning

Learning a new skill requires the brain to make changes to its circuitry, a process known as plasticity. While significant research has been done to identify how brain networks execute the skill, less is understood about the mechanics of learning new skills. Dr. Inagaki and his team are working to zero in on the cells and processes involved during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Using in vivo 2-photon imaging and large-scale electrophysiology in a mouse model, Dr. Inagaki and his team can now watch at the cellular level what changes are happening as a new skill is learned – in this case, learning a new timing for the action. Using genetic manipulation to enable the researchers to activate or inhibit proteins associated with plasticity, they aim to uncover not just what changes in the brain, but how those changes are initiated and consolidated. Understanding more about how learning works could have implications for research into learning impairments.

Peri Kurshan,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Bronx, NY

Unravelling The Mechanisms of Synapse Development, From Molecules to Behavior

Synapses, the places where signals are sent and received between neurons, are the key to the function of neural circuits that underlie behavior. Understanding how synapses develop at the molecular level and how synaptic development influences behavior is the aim of Dr. Kurshan’s research. The dominant model holds that a class of proteins called synaptic cell-adhesion molecules (sCAMs) initiate the process, with a family of sCAMs called neurexins especially indicated. But in vivo research shows that knocking out neurexins does not eliminate synapses.

Dr Kurshan’s work indicates that presynaptic cytosolic scaffold proteins may self-associate with the cell membrane, and then subsequently recruit neurexins to stabilize synapses. In her new research, using imaging, proteomics, computational modeling, and transgenic manipulation, she and her lab aim to identify what proteins and cell-membrane components are involved and how they interact. The research has implications for a rang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that are tied to synaptic defects.

Scott Linderman,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Statistics and Wu Tsai Neurosciences Institute,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 CA

Machine Learning Methods for Discovering Structure in Neural and Behavioral Data

Dr. Linderman’s contributions to neuroscience lie in developing machine learning methods that can manage and extract insights from the staggering amounts of data these kinds of research produce, such as high-resolution recordings of large numbers of neurons across the brain and simultaneously observing behaviors of freely behaving animals over long timeframes. Linderman and his team partner with research labs to develop probabilistic machine learning methods to find patterns in all that data.

Linderman’s lab is focused specifically on computational neuroethology and probabilistic modeling – essentially, figuring out how to construct and fit statistical models to the kind of data researchers produce today. His ongoing and future projects demonstrate the breadth of ways machine learning can be applied to neural research. Linderman approaches the work as an integrated partner with experimental collaborators, and by developing methods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neurobiology is also helping advance the fields of statistics and machine learning.

Swetha Murthy,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Vollum Institute, 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 Portland, OR

Mechanosensation for Guiding Cellular Morphology

Mechanosensation – or the detection of physical force by a cell or a neuron – is a surprisingly subtle and multi-purpose function mediated by certain ion channels (among other proteins) on the cellular membrane. An obvious example is the sense of touch. Dr. Murthy’s lab is digging into a much smaller-scale instance of mechanosensation with profound implications for neural health: The process of myelination, in which specialized cells called oligodendrocytes (OLs) form a sheath around a nerve to improve conduction.

It is hypothesized that mechanical cues (among other factors) can govern OL morphology and myelination, but the underlying mechanisms have remained unknown. Murthy’s lab is studying the mechano-activated ion channel TMEM63A, which is expressed in OLs, to reveal how these channels could mediate myelination and in turn shed light on how mechanical cues guide the process. Understanding how myelination can work – and how it can fail – will be helpful to researchers studying a range of conditions tied to myelination.

Karthik Shekhar, Ph.D., Chemical and Biomolecular Engineering/ Helen Wills Neuroscience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Berkeley, CA

Evolution of Neural Diversity and Patterning in the Visual System

Dr. Shekhar’s lab seeks to understand how diverse neural types and their organization evolved to serve the needs of different animals. His research focuses on the visual system of the brain, specifically the retina and the primary visual cortex, which are remarkably well conserved across species separated by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years of evolution.

Shekhar’s research will examine the evolutionary conservation and divergence of neuronal types in the retina of several vertebrate species, from fish to birds to mammals, and use computational approaches to reconstruct the evolution of neural diversity, including whether evolution led to the rise of new types or modification of existing types. A concurrent effort will investigate the visual cortex and trace the origins of early developmental epochs known as “critical periods”, where neural networks in the brain show exquisite plasticity to sensory experience. A guiding principle underlying Shekhar’s approach is that interdisciplinary collaborations can bring new approaches to tackle big questions in neuroscience.

Tanya Sippy,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New York University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City, NY

Modulation of Striatal Cells and Synapses by Dopamine Movement Signals

Dopamine is perhaps the most widely known neuromodulator, largely due to the role it plays in signaling reward. However, dopamine also plays a key role in movement, which is clearly demonstrated by the inability of patients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a disorder of dopamine, to initiate movements. Dr. Sippy aims to help learn more about how dopamine is involved in movement, through very precise in vivo measurements of dopamine fluctuations simultaneously with the membrane potential in target neurons.

Membrane potential recordings allow Dr. Sippy’s lab members to measure two properties of neurons that are known to be affected by neuromodulation: 1) the strength of synaptic inputs and 2) the excitability of the neurons that determines how they respond to these inputs. But measuring both dopamine fluctuations and membrane potential in one cell is very hard. Sippy’s work hinges on the discovery that dopamine activity is mirrored in the two hemispheres of the brain, and so measurement of it and membrane potential can be made on opposite sides and still have strongly correlated results. With these recordings made, Sippy will optogenetically manipulate the dopamine system and see how activating or suppressing dopamine affects the properties of target neurons, and how this affects the actions of the animal.

Moriel Zelikowsky,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Utah, Salt Lake City, UT

Neuropeptidergic Cortical Control of Social Isolation

Prolonged social isolation can negatively impact mammalian life, including a steep rise in aggression. While many studies have looked at subcortical control of natural forms of aggression, few have looked at pathological forms of aggression or their top-down control. Dr. Zelikowsky aim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mechanism and cortical circuits involved in the rise of aggression as a result of chronic social isolation.

Initial research using a mouse model identified a role for the neuropeptide Tachykinin 2 (Tac2) as a subcortical neuromodulator of isolation-induced fear and aggression. Critically, Tac2 was also found to be upregulated in the 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mPFC) after social isolation. Zelikowsky’s research uses cell-type specific perturbations in mice who have experienced social isolation. Machine learning is used to identify clusters of behavior, which are mapped to imaged brain activity. By understanding how isolation can change the brains of mammals, future researchers may be able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effects of extended social deprivation in humans.

2022-2024

克里斯汀君士坦丁堡博士., 纽约大学神经科学中心助理教授,纽约州纽约市

推理的神经回路机制

君士坦丁堡博士正在与大鼠模型合作,以揭示大脑的哪些部分参与推断世界事物以及神经元如何代表世界事物,以及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做出认知决定或跌倒之间的神经学差异回到习惯性动作。该实验涉及等待已知的水奖励,或“选择退出”以希望提供的下一个奖励更有价值。

通过在可预测和不可预测的时期内监测多个区域和特定预测的大脑活动以及它们之间的过渡,并在不同的试验中使特定的大脑区域和神经通路失活,康斯坦丁博士建议确定推理所涉及的机制。她提出在基于心智模型和无模型决策选择行动时涉及不同的过程。不同的丘脑核分别编码奖励和大鼠的历史;并且眶额皮质(OFC)整合了这两个重叠但不同的输入来推断未知状态。

布拉德利·迪克森博士.,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普林斯顿大学普林斯顿神经科学研究所助理教授

生物“陀螺仪”中的比例积分反馈

神经系统在几毫秒内收集并处理传入的信息——有时是通过硬连线反射,有时是有意为之。迪克森博士建议通过一项实验来解决控制果蝇对某些翅膀肌肉组件的控制水平,该实验研究了被称为halteres 的果蝇特有的专门机械感觉器官,它充当一种自动陀螺仪。

迪克森博士提出,haltere 具有单独的控制机制,可以在扰动期间招募这些机制,以提供最大的控制。用控制工程术语来说,他认为 haltere 可以对比例(扰动的大小)和积分(扰动如何随时间变化)反馈做出反应——这比以前认为的要复杂得多。使用荧光显微镜、在苍蝇上方的双光子显微镜来监测大脑活动,以及在下方跟踪机翼运动的相机,他将跟踪当苍蝇受到视觉刺激时神经元和肌肉中发生的情况。他希望创建一个关于大脑、神经元和肌肉如何交流的模型,以促进我们对运动控制方式的理解。

马基塔兰德里博士.,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助理教授,加州伯克利

用近红外荧光纳米传感器照亮大脑中的催产素信号

Landry 博士的工作涉及“光学探针”的创建——一种微小的碳纳米管,其表面结合了一种肽,当大脑中存在催产素时,它会在近红外光中发出荧光。这种荧光可以在毫秒的时间尺度上以高精度检测到,让研究人员准确地看到它在大脑中的位置和时间,从而确定在什么条件下催产素的释放可能会在情绪、行为和社交方面受到损害(因此是可以治疗的)障碍。

重要的是,这些纳米管可以从外部引入脑组织。荧光不是遗传编码的结果,因此它可以用于未经修饰的动物。因为它们发出近红外光,所以有可能通过颅骨检测到光,这将对受试者的干扰降至最低。借助这些传感器作为工具,Landry 博士希望帮助改善对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断,从而消除和改善对许多此类疾病的治疗。

劳伦·奥瑞菲斯博士,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哈佛医学院,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自闭症谱系障碍中体感和内脏感觉系统的发育、功能和功能障碍

自闭症谱系障碍 (ASD) 传统上被认为仅由大脑异常引起,但在她的研究中,Orefice 博士发现外周感觉神经元的改变会导致小鼠出现 ASD 症状,包括对触摸过敏皮肤和改变的社会行为。她目前的研究将集中于检测胃肠道刺激的背根神经节 (DRG) 的外周感觉神经元在 ASD 小鼠模型中是否也异常,以及了解由于外周感觉神经元功能障碍导致的体感回路发育的改变如何导致调节或修改社会行为的连接大脑回路的变化。

最后,Orefice 博士将专注于将她从临床前小鼠研究中的发现转化为了解人类 ASD 相关的感觉问题。 Orifice 博士将首先测试降低外周感觉神经元兴奋性的方法是否可以改善小鼠的触摸过度反应和胃肠道问题。她将利用这些在小鼠身上的发现,通过对从 ASD 患者身上提取的培养细胞的研究,更好地了解人类生理学。

Kanaka Rajan 博士.,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Blavatnik Institute, Harvard Medical School; Faculty, Kempner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Natural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arvard University

多尺度神经网络模型来推断大脑中的功能基序

Rajan 博士正在利用基于 AI 的模型的力量来制作更好、更具预测性的大脑表征。使用循环神经网络模型 (RNN),Rajan 博士发现,对计算模型施加更多约束会导致更一致的发现和更小、更稳健的解决方案空间。此后,她转向开发多尺度 RNN,其中约束是来自真实实验的神经、行为和解剖数据,并同时应用。她的下一步将是创建多尺度 RNN,使用从神经科学中得到充分研究的多个物种(斑马鱼幼虫、果蝇和老鼠)记录的此类数据来创建模型。

最终,使用来自不同物种的数据集将使 Rajan 博士能够识别“功能基序”并使用它们来发现这些系统中意想不到的共性和差异。这些常见的、离散的活跃神经元集合与相似的行为和状态相关,无论物种如何,将帮助我们推断大脑在基本层面上是如何运作的。有了可用的数据,这些模型可以运行许多场景,并确定结构或神经活动的哪些变化会导致不同的行为结果。

王伟伟,博士.,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助理教授,德克萨斯州达拉斯

了解甘氨酸突触后组件的结构和功能

神经元相互交流的方式非常复杂:神经递质通过突触从一个神经元传递到下一个神经元,向接收神经元上的突触受体发出信号,打开并形成允许离子通过的通道,从而传输电信号。然而,如果突触不能工作或不能形成,这些信号的损伤可能会导致神经系统疾病。王博士试图通过详细研究甘氨酸能,拓宽我们对这些突触、它们如何形成以及它们如何工作的理解——特别是,它们如何将突触受体组织成簇,以及为什么受体以高浓度组装很重要。突触。

王博士将使用冷冻电子显微镜精确识别尚未解决的每种甘氨酸能突触亚型的分子结构,从而确定每种功能的功能;测试甘氨酸受体聚集的支架是如何由蛋白质 gephyrin、neuroligin-2 和 collybistin 形成的;最后在人造膜上测试纯化的受体,首先是分离的,然后与支架结合,然后与支架成簇结合,看看功能如何变化。

2021-2023

卢卡斯·钱德尔,博士, 纽约州冷泉港冷泉港实验室助理教授 

揭示受刺激大脑中小胶质细胞功能的分子基础

在他的研究中,Cheadle 博士正在使用小鼠模型研究视觉神经连接的发展,其中一些小鼠在发育的关键阶段被饲养在无光环境中。他之前的研究表明,小胶质细胞本质上是在“塑造”视觉系统,剔除不太有益的突触连接。因此,在黑暗中饲养的老鼠与在光照下饲养的老鼠相比,神经系统那部分的物理顺序是不同的。在他正在进行的工作中,Cheadle 博士将寻求在分子水平上确定小胶质细胞如何受到外部因素(如光)的刺激,以及它们随后塑造突触的机制。

该研究提供了几种新方法,包括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敲除特定的小胶质细胞基因以定义它们在视觉电路发育中的作用,以及创建一个转基因小鼠系,标记大脑中功能活跃的小胶质细胞,这两种策略最有效。通常应用于 Cheadle 博士首次适应研究小胶质细胞的神经元。

乔西·克劳尼博士,密歇根大学分子、细胞和发育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密歇根州安娜堡

无果的女权主义框架:男性作为对女性神经程序的抑制

对男性和女性大脑之间差异的大量研究一直是行为方面的,例如交配仪式的表现,但对驱动这些仪式的基因如何在大脑中进行调整的了解较少。 Clowney 博士假设该过程是减法之一。她迄今为止使用果蝇模型的研究表明,男性大脑可能是从更接近女性大脑的“基础模型”中移除神经程序,而不是创建新程序所致。

该过程的关键是一种名为“Fruitless”的果蝇转录因子,这是一种仅在雄性果蝇大脑中产生的蛋白质。在她的研究中,Clowney 博士将使用各种技术进行实验,以观察有或没有 Fruitless 的动物的性相关回路和行为的获得或损失。

绍尔·德鲁克曼博士, 斯坦福大学神经生物学和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助理教授,斯坦福,加利福尼亚

大脑如何使用分布在不同人群和大脑区域的活动进行计算?

经过数十年的研究,我们对大脑如何跨区域执行计算的了解仍然有限。这个非常基本的问题是 Druckmann 博士工作的核心,它利用大脑活动记录不断扩大的范围和细节来探索大脑在刺激和反应之间发生了什么,特别是当反应延迟和短期记忆时订婚了。

初步数据表明,在这些情况下,活动在不同区域和不同神经元群体中存在并发生变化,德鲁克曼旨在表明这种集体活动正在跨大脑区域相互作用,以及相互作用可以“修复”必要的记忆和运动意图的方式即使单个地区或人口的活动可能是错误的。该项目的另一个目标是扩展研究人员的工作方式;他的项目涉及与其他几位研究人员的密切合作,他希望能够探索基础科学,并为他的发现寻求临床应用。

劳拉刘易斯博士, 波士顿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助理教授,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睡眠大脑中的神经和流体动力学成像

神经活动和脑脊液 (CSF) 的流体动力学在睡眠期间都会发生变化,产生不同的后果——感觉系统从对外部刺激的感知转向记忆再激活,脑脊液流入大脑并清除在睡眠期间积累的有毒蛋白质醒着的时间。有趣的是,这两个过程密切相关。在她的研究中,刘易斯博士将研究睡眠期间神经和流体动力学之间的联系,以及两者与大脑健康的联系。

为此,刘易斯博士正在使用创新方法来观察同步、精确的神经活动和脑脊液流动。她的研究将首先探索这些慢波是如何在大脑中被激活的,以及涉及哪些神经网络,使用可以增强慢波的听觉刺激。其次,她将检查这些慢波与脑脊液流动之间的联系。

Ashok Litwin-Kumar,博士, 纽约州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科学系和祖克曼研究所助理教授

连接组约束的适应性行为模型

在他的研究中,Litwin-Kumar 博士旨在开发一种方法,通过开发方法来识别连接组内可以约束行为模型的相关结构,从而将连接组(神经系统的接线图)和行为的功能模型结合在一起– 例如,通过限制模型,它们只使用物理上存在于连接组中的突触连接,而不是在神经元之间进行物理上不可能的跳跃。

为了测试和改进这种方法,Litwin-Kumar 博士首先关注果蝇大脑一部分的连接组。在大脑的这一部分,感觉输入被投射到输出神经元,从而触发接近或回避反应等行为。该团队将寻求有效地识别连接组内反映信息传递方式的结构。然后,他们将测试受这些连接约束的深度学习模型,以了解与无约束模型相比,它们预测对刺激的反应的效率如何。

大卫施耐德博士,纽约大学神经科学中心助理教授,纽约,纽约

鼠标皮层中的坐标变换

Schneider 博士的工作重点是大脑的运动控制和感觉区域如何以这种方式协同工作,并将致力于揭示大脑如何学习和形成构成预期基础的记忆。在他的实验中,施耐德博士专注于连接运动控制区域和听觉感觉区域的管道。每当进行运动时,这两个区域都会以一种方式进行交流,告诉听觉系统忽略该运动产生的声音。

这些实验将有助于确定特定神经元在预测感觉反应中的作用、大脑的运动控制和感觉中枢如何相互作用,以及当新声音成为“预期”时,运动和感觉区域之间的通路如何变化。进一步的研究将阻断大脑中的某些通路,以确定它们在预测中的作用,并了解大脑如何使用视觉输入来帮助预测自发声音。

Swathi Yadlapalli,博士,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细胞与发育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密歇根州安娜堡

控制昼夜节律的细胞机制

生物钟驱动着我们生物系统的许多节律,例如我们何时睡觉、醒来、我们如何代谢等等。但究竟是什么在任何给定的细胞内发生以创造这种节奏,我们知之甚少。之前的生化和遗传研究已经确定了重要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是转录因子,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抑制的,在昼夜节律中发挥作用。 Yadlapalli 博士开发了创新方法,首次对这些蛋白质进行单细胞、高分辨率可视化,以及它们如何在 24 小时内在果蝇活细胞中相互作用。这些方法揭示了一种称为 PER 的关键抑制性转录因子的作用,它聚集形成均匀分布在细胞核包膜周围的病灶,并在循环过程中改变时钟基因的核位置。

在一系列实验中,Yadlapalli 博士将确定这一过程中涉及的机制——病灶如何形成及其定位,以及它们如何促进对时钟调节基因的抑制。更多地了解这些基本的、强大的细胞过程的工作原理,将为研究许多睡眠和代谢紊乱以及神经系统疾病提供一个起点。

2020-2022

史蒂芬·弗拉维尔(Steven Flavell)博士马萨诸塞州麻省理工学院Picower学习与记忆研究所助理教授

阐明秀丽隐杆线虫肠道信号的基本机制

人们对肠道和大脑如何进行机械相互作用了解甚少。 Flavell博士的研究将基于他的实验室对 秀丽隐杆线虫 蠕虫的简单而明确的神经系统会产生相对复杂的行为,在实验室中很容易研究。 Flavell博士和他的团队已经确定了一种特定类型的肠道神经元(内衬神经元的神经元)仅在 秀丽隐杆线虫 以细菌为食。他的实验将识别激活神经元的细菌信号,检查其他神经元在肠脑信号传导中的作用,并检查来自大脑的反馈如何影响肠细菌的检测。这项研究可以为人类微生物组及其对人类健康和疾病(包括神经系统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影响开辟新的研究领域。

李诺 博士德克萨斯州休斯敦贝勒医学院神经科学助理教授

运动计划中的小脑计算

李博士的实验室发现,在老鼠计划动作时,前外侧运动皮层(ALM,老鼠额叶皮层的特定部分)和小脑被锁定在一个环中。到底是什么信息来回传递仍然是未知的,但是它与实际驱动肌肉的信号不同。如果即使在计划期间的瞬间连接中断,也会导致移动不正确。

李博士的实验将揭示小脑在运动计划中的作用,并定义将小脑与ALM相连的解剖结构。他将绘制小脑皮层图,并找出ALM在运动计划中激活了小脑计算中使用的一种特殊类型细胞(称为浦肯野细胞)的种群,以及它们在计划中来回发送的信号。第二个目标是探索小脑的计算方式。通过这项工作,李博士将进一步了解这些复杂的基本脑过程。

劳伦·奥康奈尔, 博士,加州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助理教授

婴儿脑中父母亲的神经元基础

奥康奈尔(O'Connell)博士的工作将有助于确定婴儿期记忆是结合过程中的一部分,将追踪那些记忆印记以识别它们如何影响未来的决策,并探索破坏性结合的神经学影响。奥康奈尔(O'Connell)正在研究青蛙,接受食物和照料会导致the在父母身上留下印记,这反过来又影响了s将来对伴侣的选择:它将喜欢看起来像照料者的伴侣。

奥康奈尔(O'Connell)已识别出富含以t为食的神经元标记物,这些标记物类似于与人类学习和社交行为有关的一系列神经系统问题所涉及的those。她的研究将探索参与婴儿识别和与看护人建立联系的神经元结构,以及在以后选择配偶时的大脑活动,以了解每个过程中神经元活动之间的关系。

赵州秋 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理学和神经科学助理教授,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在神经系统中发现新型氯离子通道的分子身份和功能

迄今为止,许多研究都集中在传导带正电离子(例如钠,钾和钙)的离子通道上。然而,关于离子通道的功能,使氯离子(最丰富的带负电离子)通过,仍然知之甚少。通过进行高通量基因组学筛选,邱博士和他的研究小组确定了两个新的氯化物通道家族,分别由细胞体积增加和酸性pH激活。他的研究旨在研究这些新离子通道的神经功能,重点是神经元-神经胶质相互作用,突触可塑性以及学习和记忆。邱博士将把这种方法扩展到大脑中其他神秘的氯离子通道。他的研究将为神经系统中氯化物的调控提供重要见解。

玛丽亚·安东尼奥塔(Maria Antonietta) 博士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

皮质抑制的基因模块和电路母题的演变。

现代大脑是由悠久的进化历史所塑造的。 Tosches博士正在进行研究,以了解这些过程,并弄清在经过数亿年进化而分离的脊椎动物中,哪些基本的神经系统得到了保护。

Tosches博士正在探索GABA能神经元的进化史。她先前的实验发现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的GABA能神经元在遗传上相似,这表明这些神经元类型已经存在于脊椎动物的祖先中。它们还共享与两种类型的大脑中特定神经元功能相关的基因模块。在Tosches的最新研究中,她将确定在sal的简单大脑中是否发现了相同的神经元类型。这项工作将为回路神经科学引入一种全新的动物模型,从而加深了我们对大脑在基本水平上的工作方式的理解。

丹尼尔·瓦克, 博士纽约州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助理教授

通过5-羟色胺受体的结构研究加速认知障碍药物的发现

瓦克(Wacker)博士提出了一种新的药物发现方法,该方法专注于称为5-HT的特定5-羟色胺受体7R(它不像激活许多药物那样具有激活多巴胺系统的风险),仔细地在分子水平上绘制该受体的结构图,并寻找将以特定方式与该受体结合的化合物。 Wacker博士建议使用X射线晶体学对受体的纯化样品进行受体的结构研究。 Wacker的小组随后将对数亿种化合物进行计算机搜索,将其3D结构与受体的3D模型进行比较,以找出最可能“拟合”的化合物。这种计算机化的过程为基于药物的结构进行预筛查并加速其开发提供了机会。

2019-2021

Jayeeta Basu,博士纽约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助理教授,纽约,纽约

皮质感觉调节海马活动和空间表征

Basu博士的目的是绘制LEC和特定海马神经元之间的电路图。当LEC信号在有或没有MEC信号的情况下以及在不同的信号强度下发送时,她的实验室将直接记录神经元的薄树突所接收的信号。用鼠标进行的第二系列实验将检验这些假设,即这些LEC输入支持创造地方记忆而学习 - 气味线索将触发行为以在不同的地方寻求奖励。研究人员将了解在学习期间或召回期间如何打开或关闭LEC信号会影响大脑中位置细胞的激活和学习行为本身。这项研究可能与未来阿尔茨海默病,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其他记忆和情境“触发”被激活的情况的研究有关。

胡娟,博士,密歇根州大急流城Van Andel研究所癌症与细胞生物学中心结构生物学助理教授

神经系统中热敏受体的调节机制

杜医生将进行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项目,以解开神经系统如何接收和处理温度信息的秘密。她正在研究三种特殊的受体,一种是在外部检测冷却和冷却的温度,一种是检测极端外部热量,另一种是检测大脑温度的温度(用于调节体温)。她将首先确定这些受体的净化条件。它们可以在实验室实验中提取和使用,并且仍然与身体中的受体相同。

第二个目标是了解受体上的哪些结构被温度激活并了解它们的工作原理。这还将包括开发可以与这些结构结合并对其进行调节的新疗法。第三,当理解结构时,首先在细胞上,然后在小鼠中进行验证实验,其中受体突变以改变或消除温度敏感性,以观察温度敏感受体的改变如何影响行为。

马克哈内特,博士脑与认知科学助理教授马萨诸塞州麻省理工学院,马萨诸塞州

扰动树突区室化以评估单个神经元皮层计算

Harnett博士正在研究视觉系统中的树突,使用精确的电子和光学工具,测量信号如何沿着枝晶分支传播,并测量树突的变化如何改变神经元的运作方式。这些扰动将允许Harnett博士测试树突特定分支上的抑制信号是否会改变神经网络对某些视觉刺激的反应。了解单个神经元基本上由其自己的较小信号处理器网络组成,这将改变我们对大脑计算方式的理解。除此之外,这可能会影响以神经网络为模型的人工智能在未来几年内如何发展。

Weizhe Hong,Ph.D。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物化学与神经生物学系助理教授

母性行为的神经回路机制

Hong博士的工作特别关注的是调查一个名为杏仁核的进化保守大脑区域在控制育儿行为方面的作用。虽然雌性小鼠通常参与广泛的幼犬培育行为,但雄性小鼠通常不会表现出养育行为,直到它们自己的后代出生。

该研究将确定介导育儿行为的特定的,分子定义的神经元群体。该研究还将比较男性和女性的神经回路,以了解这些神经元中的神经活动如何调节父母行为。这项研究将提供关于基本社会行为的神经基础和控制性二态行为的基本原则的关键见解。

Rachel Roberts-Galbraith,博士佐治亚州雅典乔治大学细胞生物学系助理教授

涡虫中枢神经系统的再生

通过研究自然界中成功的神经再生,Roberts-Galbraith博士希望了解有关神经再生机制和不同细胞作用的细节。一个目的是通过发送触发和直接再生的信号来研究神经元是否能够检测到损伤并自我启动修复。 Roberts-Galbraith博士假设神经元影响涡虫干细胞,这些干细胞被招募以重新生长中枢神经系统(和其他身体部位)的部分。干细胞的精细控制对于再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涡虫忠实地替代缺失的组织并且从不发展肿瘤。

另一个目的是检查胶质细胞的作用,胶质细胞传统上被视为神经系统的粘合剂,但显然比以前认识到的具有更重要的作用。胶质细胞构成动物神经系统的很大一部分,必须与神经元一起再生;它们也可能调节神经元再生。希望这项研究能够更好地理解在最成功的病例中如何进行再生,并且可能为人类神经再生提供新的思考方式。

Shigeki Watanabe,Ph.D。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细胞生物学和神经科学助理教授

对突触膜重塑的机制研究

Watanabe博士将使用一种称为闪光和冷冻电子显微镜的技术来研究这一过程。神经元将被光刺激 - 闪光 - 然后在刺激后微秒以精确的时间间隔精确地停止该过程。然后可以用电子显微镜观察冷冻的突触。通过在刺激后以不同的时间间隔拍摄一系列图像,Watanabe博士将创建该过程的逐步可视化,并识别所涉及的蛋白质及其作用。这不仅可以更好地理解神经元的工作原理,还可以解决与神经传递障碍有关的疾病,如阿尔茨海默病。

2018-2020

Eiman Azim,博士, 分子神经生物学实验室助理教授,

加州拉霍亚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脊柱电路控制灵巧的前肢运动

我们的手臂,手和手指的灵巧运动是我们日常与世界互动的基础,但科学才刚刚开始理解特定神经回路如何控制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运动行为的精确性,速度和保真度。 Azim博士在Salk研究所的实验室处于该领域的最前沿,采用多学科方法,旨在一次一个元素地解剖运动通路的分子,解剖学和功能多样性。利用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技术和分子遗传工具的最新进展,Azim实验室旨在开发更加标准化,无偏见,高通量的方法,将运动的神经基础拼接在一起 - 尤其是目标导向的达到目标的技术动作和抓住。他的发现有助于澄清疾病或损伤如何扰乱正常的运动,为改善诊断和治疗铺平了道路。

Rudy Behnia,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科学助理教授-Zuckerman Mind Brain Behavior Institute,纽约,纽约

用于运动视觉的电路的状态依赖性神经调节

Behnia博士研究了致力于视觉的动态过程,探索大脑的视觉系统如何驱动行为,并帮助动物和人类在充满感官刺激的复杂环境中生存和繁衍。使用果蝇模型系统,Behnia的实验室通过各种补充技术研究动物如何通过各种互补技术感知和调整其行为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包括 体内 单细胞膜片钳记录,双光子活动成像,光遗传学和行为学范例。 Behnia博士资助的McKnight博士工作的一个特别重点是探索注意力等内部状态如何改变大脑对某些刺激的敏感性,这项研究可以揭示神经调节剂在改变神经回路功能中所起的作用。该研究还可揭示抑郁症和ADHD等疾病治疗策略的新目标。

Felice Dunn,博士,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眼科助理教授

杆与锥视觉的建立与调节

Dunn博士的研究重点是找出如何在视网膜电路中解析和处理视觉信息,这些知识可以为恢复失去的视力开辟新的途径。虽然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的许多视网膜疾病始于光感受器的退化,但疾病如何进展以影响突触后神经元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在她的实验室中,Dunn采用时间控制的光感受器转基因消融,功能记录和单细胞成像,以及基因编辑方法来研究视网膜的剩余细胞和突触。她的工作将有助于揭示剩余电路如何在退化的视网膜中改变其结构和功能,并可能有助于揭示阻止或防止视力丧失的潜在疗法。

John Tuthill,博士,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生理学和生物物理学助理教授

果蝇运动的本体感受反馈控制

本体感觉 - 身体的自我运动和位置感 - 对于有效控制运动至关重要,但对于大脑的运动电路如何整合这些反馈以指导未来运动知之甚少。 Tuthill博士的实验室正致力于通过研究步行果蝇如何学习避开障碍物并驾驭不可预测的环境,通过光遗传学操纵本体感受器活动来评估感觉反馈在运动控制中的作用,从而解开大脑运动学习的本质。对本体感受反馈控制的深入理解有可能改变我们理解和治疗运动障碍的方式。

薛明山,博士,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贝勒医学院助理教授

输入特异性稳态突触可塑性在体内的作用和机制

导航复杂环境和改变内部状态,健康的大脑在激发和抑制之间保持恒定的平衡(通常表征为E / I比率),这是非常稳定的。大脑如何保持这种平衡?薛博士的实验室将探索这个问题,结合分子,遗传,电生理学,光遗传学,成像和解剖学方法来确定稳态可塑性是否以体内输入特异性方式调节突触,从而维持神经元活动水平和功能反应特性。深入了解正常大脑如何应对扰动可以为干预治疗破坏大脑自然平衡的神经系统疾病铺平道路。

Brad Zuchero,博士, 加州帕洛阿尔托斯坦福大学神经外科助理教授

髓鞘膜生长和包裹的机制

髓鞘的丧失 - 神经元轴突周围的脂肪电绝缘体 - 可导致多发性硬化症和其他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患者的严重运动和认知障碍。构建驱动髓鞘形成的复杂机制的“教科书模型”现在是Zuchero博士斯坦福大学研究实验室的目标。结合创新方法,包括超分辨率显微镜,基因组编辑与CRISPR / Cas,以及在他自己的实验室设计的新型遗传细胞骨架工具,Zuchero的团队将研究髓鞘包裹如何以及为什么需要戏剧性地拆卸少突胶质细胞肌动蛋白细胞因子,这个过程可能揭示髓鞘再生和修复的新靶点或治疗途径。

2017-2019

Martha Bagnall,博士,神经科学助理教授,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

基于姿势控制的感觉和运动计算 

姿势对于正常功能至关重要,但对于大脑如何通过脊髓成功地传递关于方向,运动和重力的感觉信号以保持身体“正面朝上”知之甚少.Bagnall博士的实验室通过聚焦研究动物如何保持姿势在斑马鱼的前庭系统上,这是一种脊髓模型生物,与脊椎哺乳动物非常相似。在早期发育过程中,幼虫斑马鱼的脊髓是透明的,为研究人员提供了在不同类型的运动中激活的不同神经元群体的宝贵一瞥。通过了解更多关于如何在姿势行为期间招募这些不同的前运动路径 - 允许动物适应滚动和俯仰的变化 - Bagnall的研究可以揭示关于控制人类等效行为的复杂神经连接的新发现。她的工作还可以为开发能够帮助人们恢复平衡和姿势的设备提供信息,并改善平衡受伤或疾病影响的人的生活。

Stephen Brohawn,博士,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Helen Wills神经科学研究所神经生物学助理教授

生物力感觉的机制

Brohawn博士从分子和生物物理学的角度研究生命的电气系统,重点是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感觉如何?“  神经系统感知机械力的能力是听觉和平衡的基础之一,但科学尚未揭示将机械力转换为电信号的蛋白质机制。使用从X射线晶体学到低温电子显微镜的一系列方法,Brohawn的实验室采用“自下而上”的方法解决问题,在静止和受力时捕获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快照。了解听力和平衡如何在详细的分子水平上工作有一天可能会成为新疗法的基础,以改善经历听觉或前庭功能丧失的个体的生活。

Mehrdad Jazayeri,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助理教授/麦戈文脑研究所

柔性运动计时的丘脑皮质机制

Jazayeri博士通过研究允许我们预测,测量和再现时间间隔的神经动力学来研究大脑如何跟踪时间。从谈话,学习音乐到体育运动,时间对于认知和运动功能至关重要,但时间的基本计算原理和神经机制仍然很大程度上未知。为了探索这个重要的认知构建块,Jazayeri教猴子重现时间间隔,好像保持音乐节拍 - 他继续发展的一种方法,因为他的研究实验室致力于揭示感觉运动整合的神经基础,这是审议的关键组成部分和概率推理。他的研究可以提高我们对认知灵活性的理解,使我们能够注意,适应新信息并做出推论,同时确定各种认知障碍的主要目标。

Katherine Nagel,博士, 纽约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助理教授

黑腹果蝇嗅觉搜索行为的神经机制

Nagel博士探讨了果蝇如何结合感官信息以找到食物的方式 - 这种简单的行为可以揭示复杂的神经回路,让大脑将感觉变为行动。模拟生物具有简单的大脑和复杂的能力,可以做出“机翼上的决定”,当果蝇遇到有吸引力的气味的波动羽毛时会转向上风,并在气味消失时向下风。为了寻找食物来源,苍蝇必须整合嗅觉,机械和视觉输入,并将这些输入转化为有意义的空间决策。 Nagel的实验室使用定量行为分析,电生理学,遗传操作和计算建模来发现这种整合如何在单个细胞水平上发挥作用,从而揭示大脑最古老的导向系统之一。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倡议的一项主要研究者称为“破解嗅觉规范”,纳格尔的研究可能会推动神经科学向新的方向发展,从更多地揭示人类大脑如何在空间和时间中计算,到帮助告知嗅觉的未来发展机器人。

Matthew Pecot,博士, 哈佛医学院助理教授

定义果蝇视觉系统中神经网络组装的转录逻辑 

神经元形成突触连接的精确度是动物行为的基础,但神经系统如何在神经系统惊人的细胞复杂性中识别正确的突触伴侣尚不清楚。为了识别潜在突触特异性的分子原理,Pecot实验室研究了飞行视觉系统中的神经连接,其包含具有已知突触连接模式的明确定义的遗传可及神经元类型。基于他们的研究,他们提出正确的突触伴侣表达共同的主调节蛋白,其控制指导其突触连接的分子的表达。确保注定形成连接的神经元表达相同的主调节器可以提供用于建立精确神经连接的简单策略。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神经连接缺陷是神经系统疾病的驱动因素,Pecot博士的研究可以激发治疗策略,重点是重新布线受影响个体的受损神经回路。

Michael Yartsev,博士, 生物工程助理教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Helen Wills神经科学研究所

在发育中的哺乳动物大脑中发声学习的神经生物学基础

语言是人类意义的核心。我们拥有声乐学习的能力,我们只与少数哺乳动物物种共享。 Yartsev博士正在开始对哺乳动物大脑中的声乐生产学习进行第一次详细调查,使用埃及果蝠来帮助回答关于我们的大脑是什么让我们学习语言的问题。使用无线神经记录,光遗传学,成像和解剖图等新技术,Yartsev和团队希望破译大脑获取语言能力的神经机制。 Yartsev的工作还可以对儿童言语延迟,失语症以及其他语言障碍和发育障碍产生新的见解。

2016-2018

Mark Andermann,博士, 哈佛医学院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医学助理教授

在岛屿皮层中饥饿调节学习食物提示反应的途径

Andermann博士的研究探讨了大脑注意和处理与食物有关的图像的方式,特别是当一个人感到饥饿时。他的工作受到了开发肥胖综合疗法的迫切社会需求的推动。人类关注他们的身体告诉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过度关注食物线索,导致寻求更多的食物,可以持续存在于患有肥胖或饮食失调的个体中,即使在饱食时也是如此。 Andermann的实验室开发了一种方法,通过潜望镜进行双光子钙成像,研究小鼠大脑中的数百个神经元,并发现大脑对与食物相关的图像的反应因小鼠是饥饿还是饱和而不同。 Andermann实验室正在与Brad Lowell博士的实验室专家合作,控制饥饿的大脑电路 - 研究岛屿皮层,寻找预防肥胖受试者对错误食物的渴望的方法。

John Cunningham,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统计系助理教授

运动皮层神经元群体的计算结构

坎宁安博士的主要研究任务是推进对复杂行为的神经基础的科学理解。例如,更好地了解大脑在产生自愿运动中的作用可能有助于数百万因疾病和受伤而患有运动障碍的人。 Cunningham是一个小型但不断发展的统计学家领域的一部分,他们将统计学和机器学习技术应用于神经科学研究。他结合了数学,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各个方面,从实验中生成的大量数据集中提取有意义的见解。他的目标是弥合数据记录和科学回报之间的差距,寻求创造他和其他研究人员可以利用的分析工具。能够处理大量数据集的分析方法对于该领域至关重要,特别是当研究人员记录越来越复杂的数据时。

Roozbeh Kiani,医学博士,博士, 纽约大学神经科学中心助理教授

在不同时间尺度上运作的分层决策过程是战略选择和变化的基础

Kiani博士正在研究适应行为如何在决策中发生。决策以可用信息和战略为指导,将信息与行动联系起来。在结果不好之后,必须区分两个潜在的错误缺陷战略和不良信息来源,以改善未来的业绩。这个过程取决于几个皮质和皮质下区域的相互作用,这些区域共同代表感官信息,检索相关记忆,计划和执行所需的动作。 Kiani博士的研究重点是实施这些过程的神经元机制,特别是如何整合信息来源,如何从一个大脑区域灵活选择和路由相关信息,以及决策过程如何产生关于主观信念的主观信息。预期结果。他的研究可能会对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产生长期影响,这种神经系统疾病扰乱了决策过程,如精神分裂症,强迫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

Yuki Oka,Ph.D。, 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助理教授

体液调节的外周和中枢机制

奥卡博士的实验室研究了体液稳态的神经机制,这是调节体内水和盐之间平衡的基本功能。他的团队旨在了解外围和中心信号如何调节饮水行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的研究团队将结合生理学和神经操作工具来定义在控制口渴中起重要作用的特定脑回路。然后,他们将研究这些电路的活动如何被外部水信号调制。他的工作可能对食欲相关疾病的新临床治疗产生重大影响。

阿比盖尔人,博士,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生理学和生物物理学助理教授

小脑运动矫正的电路机制

运动是所有行为的核心,但大脑的运动控制中心几乎无法理解。 Person博士的工作探讨了大脑如何使运动精确。人的实验室对称为小脑的大脑的一个古老部分特别感兴趣,询问它的信号如何纠正正在进行的运动命令。小脑对电路分析特别有吸引力,因为它的层和细胞类型非常明确。然而,它的输出结构,称为小脑核,违反了这一规则,而且更加异质,因此更令人困惑。她的研究使用各种生理学,光学,解剖学和行为学技术,旨在解开细胞核中信号的混合,以解释它如何促进运动控制。人们预计,她的研究可能为临床医生提供有关小脑疾病患者治疗策略的见解,并可能有助于使用神经信号来控制假肢的技术。

魏伟,博士, 芝加哥大学神经生物学助理教授

视网膜视觉运动的树突状处理

魏博士的研究旨在了解视网膜运动检测的神经机制。大脑视觉处理的最早阶段发生在视网膜中,视网膜是来自物理世界的光子转化为眼睛中的神经信号的地方。视网膜不仅仅是一台摄像机,它的功能就像一台小型计算机,它开始将视觉输入处理成多个信息流,然后再将它们转发到大脑中较高的视觉中心。根据目前的估计,视网膜中有超过30个神经回路,每个神经回路计算出不同的特征,例如运动,颜色和对比度等方面。魏博士的实验室正在使用光图来研究视网膜如何决定图像运动的方向。她的工作将揭示亚细胞和突触水平的视觉处理规则,并提供对大脑神经计算的一般原则的见解。

2015-2017

Susanne Ahmari,匹兹堡大学 
识别强迫症相关行为的神经电路变化

玛琳科恩,匹兹堡大学
假设的神经元机制涉及皮层区域间相互作用的假设和相关性检验 

丹尼尔多姆贝克,西北大学
放置细胞树突棘的功能动力学,组织和可塑性 

苏里亚甘利, 斯坦福大学
从神经数据到神经生物学理解,通过高维统计和理论

盖比迈蒙,洛克菲勒大学
内部动作的神经元基础

凯泰, 麻省理工学院 
解构情绪价值处理中的分布式神经机制

2014-2016

杰西卡卡丹, 耶鲁大学
依赖于状态的皮层调节机制

Robert Froemke,纽约大学医学院
神经电路与可塑性控制哺乳动物的社会行为

瑞安希伯斯,UT西南医疗中心
神经元乙酰胆碱受体的结构与机制

杰里米凯,杜克大学
视网膜方向选择电路的组装

Takom Komiyama,UC圣地亚哥 
运动学习中的运动皮层可塑性

Ilana Witten, 普林斯顿大学
解构工作记忆:多巴胺神经元及其靶向电路 

2013-2015

希勒尔阿德斯尼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光学探索感知的神经基础

马克丘奇兰, 哥伦比亚大学
自愿运动启动的神经基质

Elissa Hallem,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C.Elegans中感觉循环的功能组织

安德鲁·胡伯曼,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用于处理定向运动的跨突触电路

大禹林 -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疗中心
侧隔隔离介入攻击调制的电路机制

妮可鲁斯特 - 宾夕法尼亚大学
负责识别物体和寻找目标的神经机制

2012-2014

安妮丘奇兰,冷泉港实验室
多感官决策的神经回路

帕特里克德鲁,宾州州立大学
动物行为中的成像神经血管耦合

大卫弗里德曼,芝加哥大学
视觉分类与决策的神经机制

Mala Murthy, 普林斯顿大学
果蝇声学通信的神经机制

Jonathan Pillow,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在尖峰,电流和电导水平上解读皮层表示

凡妮莎鲁塔,洛克菲勒大学
嗅觉学习中神经电路的功能组织 

2011-2013

Adam Carter,博士,纽约大学
纹状体电路的突触特异性

Sandeep Robert Datta,医学博士,博士,哈佛医学院
感觉驱动行为的神经机制

清凡,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
代谢型GABA受体功能的分子机制

Ila Fiete,博士,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近精确计算的皮质误差校正

Winrich Freiwald,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从面子识别到社会认知

Nathaniel Sawtell,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
小脑电路感觉预测机制 

2010-2012

Anatol C. Kreitzer,博士,J。David Gladstone研究所
基底神经节电路在体内的功能和功能障碍

Seok-Yong Lee,Ph.D。,杜克大学医学中心
钠通道电压传感器的结构和药理学

Stavros Lomvardas,博士,加州大学
嗅觉受体选择的分子机制

施松海博士,纪念斯隆 - 凯特琳癌症中心
克隆生产和哺乳动物新皮质中间神经元的组织

Andreas S. Tolias,Ph.D。,贝勒医学院
皮质微柱的功能组织 

2009-2011

Diana Bautista,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哺乳动物触觉和疼痛的分子和细胞机制

James Bisley,博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后顶叶皮层在引导注意和眼球运动中的作用

纳撒尼尔·道博士,博士,纽约大学
结构化,顺序任务中的决策:结合计算,行为和神经科学方法

Alapakkam Sampath,博士,南加州大学
最优处理在设定感官阈值中的作用

Tatyana Sharpee,Ph.D。,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脑中视觉形状的离散表示

Kausik Si,Ph.D。,斯托尔斯医学研究所
朊蛋白样分子在记忆持久性中的作用 

2008-2010

Jeremy Dasen,博士,纽约大学医学院
脊椎动物脊髓突触特异性的机制

Wesley Grueber,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
有吸引力和令人厌恶的线索的树状场模式

Greg Horwitz,博士,华盛顿大学
Magnocellular对颜色处理的贡献

Coleen Murphy,博士, 普林斯顿大学
长期记忆维持与年龄的分子特征

Bence Olveczky,Ph.D。, 哈佛大学
感觉运动学习的神经电路功能组织

Liam Paninski,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
用先进的统计技术解读人口代码

Bijan Pesaran,博士,纽约大学
决定在哪里寻找以及到达何处 

2007-2009

Stephen A. Baccus,Ph.D。,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视网膜神经编码的功能电路

Karl A. Deisseroth,医学博士,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活体神经电路的多通道快速光学询问

Gilbert Di Paolo,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
一种新的快速化学诱导调节突触PIP2代谢的方法

Adrienne Fairhall,博士,华盛顿大学
自适应计算和增益控制的内在贡献

Maurice A. Smith,医学博士,博士, 哈佛大学
交互式自适应过程解释短期和长期运动学习特性的计算模型

王凡,博士,杜克大学医学中心
哺乳动物触觉的分子和遗传分析

雷切尔威尔逊博士,哈佛医学院
果蝇中枢突触传递的生物物理和分子基础 

2006-2008

Thomas Clandinin,Ph.D。,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如何通过神经元活动的变化捕获显着的视觉线索?

James DiCarlo,医学博士,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自然观察中物体识别的神经机制

Florian Engert,博士, 哈佛大学
幼虫斑马鱼视觉诱发行为的神经元基础

江友兴博士,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
CNG通道中离子选择性的分子机制

Tirin Moore,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视觉空间注意力与工作记忆机制

宋红军,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调节成人脑中新生神经元突触整合的机制

Elke Stein,博士, 耶鲁大学
通过细胞内串扰将Netrin-1介导的吸引转化为排斥 

2005-2007

Athanossios Siapas,博士,加州理工学院
皮质 - 海马相互作用和记忆形成

Nirao Shah,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脑中性二态行为的表征

Aravinthan Samuel,Ph.D。, 哈佛大学
蠕虫行为神经科学的生物物理学方法

Bernardo Sabatini,医学博士,博士,哈佛医学院
神经调节系统的突触调节

Miriam Goodman,博士, 斯坦福大学
了解触觉神经元的力觉传感机械

Matteo Carandini,博士,史密斯 - 凯特威尔眼科研究所
视皮层中的人口反应动力学 

2004-2006

Ricardo Dolmetsch,博士, 斯坦福大学
钙通道蛋白质组的功能分析

Loren Frank,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海马 - 皮层电路学习的神经相关性

Rachelle Gaudet,博士, 哈佛大学
温度传感TRP离子通道的结构研究

Z. Josh Huang,Ph.D。,冷泉港实验室
GABA能神经突触的亚细胞靶向分子机制

康申,医学博士,博士, 斯坦福大学
理解突触形成中靶特异性的分子代码

David Zenisek,博士, 耶鲁大学
突触带在胞吐作用中的作用研究 

2003-2005

迈克尔布雷纳德博士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成年鸟类可塑性的行为和神经机制

约书亚金,博士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灵活地将感觉和行动联系起来的决策的神经基础

Jacqueline Gottlieb,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
猴后叶顶叶皮层的视觉和注意神经基质

何志刚,博士 儿童医院
探讨成人控制神经系统轴突再生失败的机制

克里斯汀斯科特,博士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果蝇脑中的味觉表现 

2002-2004

Aaron DiAntonio,医学博士,博士,华盛顿大学
突触生长的遗传分析

Marla Feller,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哺乳动物视网膜发育过程中自发活动的稳态调节

Bharathi Jagadeesh,Ph.D。,华盛顿大学
灵长类鞘脂皮质中物体和场景选择性神经元的可塑性

陆炳伟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神经干细胞行为的遗传学方法

Philip Sabes,Ph.D。,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视觉运动适应的神经机制和计算原理

W. Martin Usrey,博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视觉前馈和反馈路径的功能动力学 

2001-2003

丹尼尔费尔德曼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大鼠桶皮中晶须可塑性的突触基础

Kelsey Martin,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突触间可塑性期间突触与细胞核之间的通讯

Daniel Minor,Jr.,Ph.D。,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离子通道调节的高分辨率研究

John Reynolds,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视觉特征整合的神经机制

Leslie Vosshall,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果蝇气味识别的分子生物学

Anthony Wagner,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记忆形成的机制:对阵型编码的前额贡献 

2000-2002

约翰阿萨德,博士,哈佛医学院
长期和短期记忆对顶叶皮层视觉运动编码的影响

Eduardo Chichilnisky,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颜色和运动感知:灵长类视网膜中识别的细胞类型的集合信号

Frank Gertler,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细胞骨架调节蛋白在轴突生长和指导中的作用

Jeffry Isaacson,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中央嗅觉电路的突触机制

Richard Krauzlis,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上丘的自愿眼动作的协调

H. Sebastian Seung,Ph.D。, 麻省理工学院
生物网络中的记忆与多稳定性

杨健,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
新型骨干突变研究钾通道渗透和门控 

1999-2001

Michael Ehlers,医学博士,博士,杜克大学医学中心
NMDA受体的分子调节

詹妮弗雷蒙德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影响小脑依赖性学习的突变的体内生理学分析

Fred Rieke,博士,华盛顿大学
视网膜神经节细胞的增益控制和特征选择性

Henk Roelink,Ph.D。,华盛顿大学
环巴胺诱导脑畸形的Sonic Hedgehog信号转导

Alexander Schier,博士,纽约大学医学院
前脑模式的机制

Paul Slesinger,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鉴定钾通道G蛋白调控中涉及的分子相互作用

Michael Weliky,博士,罗彻斯特大学
相关神经元活动在视皮层发育中的作用

1998-2000

Paul Garrity,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Axon Targeting in Drosophila Visual System

Jennifer Groh,博士,达特茅斯学院
神经坐标转换

Phyllis Hanson,医学博士,博士,华盛顿大学医学院
分子伴侣在突触前功能中的作用

Eduardo Perozo,博士,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
K +通道孔的高分辨率结构研究

Wendy Suzuki,Ph.D。,纽约大学
猕猴Parahippocampal Cortex的空间功能

1997-1999

Ulrike I. Gaul,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简单体内系统中轴突导向的细胞和分子方面

Liqun Luo,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树突发育的分子机制:GTP酶Rac和Cdc42的研究

Mark Mayford,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调节遗传可塑性,学习和记忆的遗传控制

Peter Mombaerts,医学博士,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嗅觉系统中轴突导向的机制

Samuel L. Pfaff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脊椎动物神经元轴突靶向的分子控制

David Van Vactor,博士,哈佛医学院
控制果蝇运动轴突导向的基因分析

1996-1998

Paul W. Glimcher,博士,纽约大学
选择性注意的神经生物学基础

Ali Hemmati-Brivanlou,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脊椎动物神经发生的分子方面

Donald C. Lo,Ph.D。,杜克大学医学中心
神经营养素调节突触可塑性

Earl K. Miller,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前额叶皮层的集成功能

Tito A. Serafini,Ph.D。,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生长锥靶向分子的分离与表征

Jerry CP Yin,Ph.D。,冷泉港实验室
CREB磷酸化与果蝇长期记忆的形成

1995-1997

Toshinori Hoshi,Ph.D。,爱荷华大学
电压依赖性钾通道的门控机制

Alex L. Kolodki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生长锥指导的分子机制:神经发育过程中的Semaphorin功能

Michael L. Nonet,Ph.D。,华盛顿大学医学院
神经肌肉接头发育的遗传分析

Mani Ramaswami,博士,亚利桑那大学
突触前机制的遗传分析

Michael N. Shadlen,医学博士,博士,华盛顿大学
感觉统合与工作记忆

Alcino J. Silva,Ph.D。,冷泉港实验室
支持小鼠记忆形成的细胞机制

1994-1996

Rita J. Balice-Gordon,Ph.D。,宾夕法尼亚大学
突触形成和维持的活动依赖和独立机制

Mark K. Bennett,Ph.D。,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通过蛋白质磷酸化调节突触囊泡对接和融合机器

David S. Bredt,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一氧化氮在神经元发育和再生中的生理功能

David J. Linden,Ph.D。,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小脑中信息存储的细胞基质

Richard D. Mooney,博士。,杜克大学医学中心
禽类声乐学习和记忆的细胞机制

Charles J. Weitz,医学博士,博士,哈佛医学院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起搏器的分子生物学

1993-1995

Ben Barres,医学博士,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Glia的发展和功能

Allison J. Doupe,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一种专门用于鸣禽声乐学习的神经电路

Ehud Y. Isacoff,Ph.D。,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脊椎动物中枢神经元K +通道磷酸化的分子研究

Susan K. McConnell,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从哺乳动物大脑皮层中分离层特异性基因

John J. Ngai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特定嗅神经元的形貌分析与嗅觉信息的编码

Wade G. Regehr,Ph.D。,哈佛医学院
突触前钙在中枢突触可塑性中的作用

1992-1994

Ethan Bier,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神经发生的分子遗传学

Linda D. Buck,博士,哈佛医学院
哺乳动物嗅觉系统中的神经元身份和信息编码

Gian Garriga,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C.elegans HSN轴突生长中的细胞相互作用

罗德里克麦金农,医学博士,哈佛医学院
钾通道门控中的亚基相互作用

Nipam H. Patel,Ph.D。,华盛顿卡内基研究所
果蝇在果蝇神经发生过程中的作用

Gabriele V. Ronnett,医学博士,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嗅觉信号转导机制

Daniel Y. Ts'o,Ph.D。,洛克菲勒大学
视觉行为神经元机制的光学成像

1991-1993

Hollis T. Cline,Ph.D。,爱荷华大学医学院
通过神经递质和蛋白激酶调节神经元生长

Gilles J. Laurent,Ph.D。,加州理工学院
昆虫感觉运动网络中局部神经元的区划

Ernest G. Peralta,博士, 哈佛大学
毒蕈碱乙酰胆碱受体信号通路神经细胞

William M. Roberts,博士。,俄勒冈大学
毛细胞中的离子通道和细胞内钙

Thomas L. Schwarz,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VAMP和p65的遗传学:果蝇中发射器释放的解剖

Marc T. Tessier-Lavigne,Ph.D。,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化学引诱物的纯化,克隆和表征,指导脊椎动物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轴突发育

1990-1992

John R. Carlson,博士耶鲁大学医学院
果蝇嗅觉系统的分子组织

Michael E. Greenberg,博士。,哈佛医学院
电刺激神经元中的基因表达

David J. Julius,Ph.D。,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5-羟色胺受体功能的分子遗传学

Robert C. Malenka,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海马长时程增强的机制

John D. Sweatt,博士,贝勒医学院
大鼠海马CA1区LTP的分子机制

Kai Zinn,博士,加州理工学院
果蝇胚胎轴突导向的分子遗传学研究

1989-1991

Utpal Banerjee,博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果蝇R7细胞发育的神经遗传学

Paul Forscher,博士耶鲁大学医学院
神经元膜 - 细胞骨架界面的信号转导

Michael D. Mauk,Ph.D。,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院
蛋白激酶在突触传递和可塑性中的作用

Eric J. Nestler,医学博士,博士耶鲁大学医学院
蓝斑的分子特征

Barbara E. Ranscht博士,拉霍亚癌症研究基金会
鸡胚细胞表面糖蛋白的分子分析及其在神经纤维生长中的作用

1988-1990

Michael Bastiani,博士,犹他大学
w ^缓慢增长锥体在逆境中做出选择

Craig E. Jahr,博士,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
兴奋性突触传递的分子机制

Christopher R. Kintner,Ph.D。,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两栖动物胚胎神经诱导的分子基础

Jonathan A. Raper,博士,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中心
参与控制生长锥运动的分子的鉴定

Lorna W.角色,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
调节神经元乙酰胆碱受体

Charles Zuker,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视觉系统中的信号转换

1987-1989

Aaron P. Fox,Ph.D。,芝加哥大学
海马钙通道:生物物理,药理和功能特性

F. Rob Jackson,博士,伍斯特实验生物学基金会
内源性时机机制的分子基础

Dennis DM O'Leary,Ph.D。,华盛顿大学医学院
以区域分化为重点的新皮层发育研究

蒂姆塔利博士,布兰迪斯大学
果蝇短期记忆突变失忆症的分子克隆及长期记忆突变体的搜索

Patricia A. Walicke,医学博士,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海马神经元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

1986-1988

Christine E. Holt,Ph.D。,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脊椎动物胚胎轴突寻路

Stephen J. Peroutka,医学博士,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与中枢5-羟色胺受体亚型的新型抗焦虑相互作用

Randall N. Pittman,Ph.D。,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神经突向外生长的生化,免疫和视频分析

S. Lawrence Zipursky,博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神经连通性的分子遗传学方法

1985-1987

Sarah W. Bottjer,博士,南加州大学
声乐发展的神经元机制

S. Marc Breedlove,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雄激素对神经连接特异性的影响

Jane Dodd,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
皮肤传入神经元感觉转导的细胞机制

Haig S. Keshishian,Ph.D。耶鲁大学医学院
胚胎中枢神经系统中鉴定的肽能神经元的测定和分化

Paul E. Sawchenko,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神经肽表达中的类固醇依赖性可塑性

1984-1986

罗纳德·戴维斯博士,贝勒医学院
果蝇中的环AMP系统基因和记忆

Scott E. Fraser,Ph.D。,加州大学尔湾分校
神经模式与突触竞争的理论与实验研究

Michael R. Lerner,医学博士,博士耶鲁大学医学院
记忆和嗅觉

William D. Matthew,Ph.D。, 哈佛医学院
胚胎中枢神经系统中蛋白多糖的免疫和生化分析

Jonathan D. Victor,医学博士,博士,康奈尔大学医学院
健康与疾病中心视觉加工的诱发反应分析

1983-1985

Richard A. Andersen,博士,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猴子后顶叶皮层光敏神经元的视空间特性

Clifford B. Saper,医学博士,博士,华盛顿大学医学院
皮层觉醒系统的组织

Richard H. Scheller,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海兔神经肽基因功能,组织和调控表达的研究

Mark Allen Tanouye,博士,加州理工学院
果蝇钾通道基因的分子生物学

George R. Uhl,医学博士,博士,麻省总医院
记忆相关的神经递质系统:临床病理学相关和特定基因表达的调节

1982-1984

Bradley E. Alger,博士。,马里兰大学医学院
抑制的抑制可能有助于大鼠海马切片研究中的增强作用

Ralph J. Greenspan,博士, 普林斯顿大学
细胞表面分子的遗传和免疫学研究及其在小鼠神经元发育中的作用

Thomas M. Jessell,Ph.D。,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
神经肽在感觉传递和伤害感受中的作用

Bruce H. Wainer,医学博士,博士,芝加哥大学
健康和疾病中的皮质胆碱能神经支配

Peter J. Whitehouse,医学博士,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痴呆症记忆障碍的解剖/病理学基础

1981-1983

David G. Amaral,Ph.D。,索尔克生物研究所
海马的发育和连接研究

Robert J. Bloch博士,马里兰大学医学院
参与突触形成的大分子

Stanley M. Goldin,Ph.D。,哈佛医学院
哺乳动物脑神经元离子转运蛋白的重组,纯化和免疫细胞化学定位

Stephen G. Lisberger,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灵长类动物前庭眼反射的可塑性

Lee L. Rubin,Ph.D。,洛克菲勒大学
神经 - 肌肉突触形成的调节机制

1980-1982

Theodore W. Berger,博士。,匹兹堡大学
涉及人类健忘症的脑结构:海马 - 带状 - 扣带皮层系统的研究

Thomas H. Brown,Ph.D。,希望之城研究所
海马神经元突触增强的量子分析

Steven J. Burden,Ph.D。,哈佛医学院
Synaptic Basal Lamina在发育和再生神经肌肉突触

Corey S. Goodman,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神经元发育过程中单细胞的分化,修饰和死亡

William A. Harris,博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轴突导向与发展中的冲动活动

1978-1980

Robert P. Elde,博士,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
Limbic,Forebrain和Hypothalmic Peptidergic Pathways的免疫组织化学研究

Yuh-Nung Jan,Ph.D。,哈佛医学院
以自主神经节为模型系统的慢势研究

Eve Marder,Ph.D。,布兰迪斯大学
简单系统中电耦合细胞的神经递质机制

James A. Nathanson,医学博士,博士耶鲁大学医学院
激素受体机制调节脑血流和脑脊液循环

Louis F. Reichardt,博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神经功能在培养中的遗传学研究

1977-1979

Linda M. Hall,博士。, 麻省理工学院
胆碱能突触在学习和记忆中的作用

Charles A. Marotta,医学博士,博士,哈佛医学院
发育过程中脑微管蛋白合成的控制

Urs S. Rutishauser,博士,洛克菲勒大学
细胞粘附在神经组织发育中的作用

David C. Spray,博士,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
纳瓦克斯饲养的神经控制

简体中文